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新闻

质量月征文丨一粒糯高粱的使命(采供物流中心)

发布时间:2018-09-20

我是一粒糯高粱,生长在高山上。我生的粒小皮厚、坚实饱满,支链淀粉含量达90%以上,富含2%—2.5%的单宁,即使九次蒸煮、八次发酵、七次取酒也不在话下。耐得住多次蒸煮,经得起千锤百炼——这就是我们这一脉被选中的原因。

我有一个大家族:有颜色鲜艳、颗粒饱满的澳粱;有颜色不均、颗粒较小,带着一丝晶莹的美粱;有颗粒大、颜色红润的大高粱;还有龙杂系列、红茅系列等;甚至还有许多经过几代的变迁之后连我也不认识的糯高粱。

我现在正在一辆货车上,根据祖辈遗传的记忆,很久以前,我们这一脉就被选中送往二郎镇的一个工厂,与赤水河的水交融在一起,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世人面前,那是我作为糯高粱的使命。不过在那之前,我还得经过一番考验。

车停了,我看见周围还有许多车子在等候。传送带开启,我们被光着膀子的搬运工一袋一袋的运到传送带上。第一个考验便是质检。

两个质检员戴着口罩和草帽,手握粮食采样器,用力向袋子一扎,再往后一抽,我们便从袋子里被抽了出来。质检员把我们摊在手心,用凌厉的目光从我们身上扫过。我从未见过这般犀利的眼神,似乎他的目光已经穿透了我的外衣,直达心脏,我不由得紧张起来。几秒种后他又看向下一袋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我提起来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因为我脑海深处的记忆告诉我,他们没有发声便是表示我们通过了这次的考验,我不由得长舒一口气。

“等一下!”听到这个声音,我刚落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,心道:怎么回事?不是已经过了吗?难道又出现了什么问题?“后面那一袋拿下来,这袋高粱霉变了。”听到这,我又安下心来,心想:原来不是说我呀。忽而心中又不免升起一股悲哀——他们最好的归宿便是被当作饲料了吧!

两个质检员有条不紊地检验着我家族剩下的成员,他们像两个门神一样,不,或许在我们族人的眼中,他们更像是牛头马面——夺人魂魄,定人生死。

“那个黄色袋子拿下来,里面是美粱!”

“那个白色袋子拿下来,是澳粱。”

“那个灰色袋子拿下来,是大高粱。”

“后面那个小袋子拿下来,小心一点,里面是菜籽,别弄洒了!”

“停一下,这袋高粱好像有问题!”我看到周围的几个质检员都走了过来,围绕着我家族的成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好像发生了分歧。最终经过反复确认和蒸煮,他们是糯高粱。虽然我也不认识他们,但毕竟我们有着同一个祖先,心中也为他们能够通过考验而高兴。讨论完后,质检工作继续进行,周围的几辆车也开了过来。

“这袋混有菜籽,拿下来。”

“这袋混有大高粱,拿下来。”

“这袋混有美粱,这袋混有……拿下来。”

“这是什么味道?是汽油!停下,全部搬回来。这车有汽油,拒收。”我看见那个车主和质检员解释说车翻了,只漏了一点油,还有许多高粱没有沾上油。然而任凭车主如何说道,“牛头马面”也不为所动,最终车主只能将整车高粱拉回去。

“这一袋水分超标了,拿下来;这一袋……”

我看着从精神百倍到满头大汗的搬运工人和质检员,我的心也从开始的紧张不安到现在的习以为然。这仅仅是第一个考验,便有许多兄弟姐妹无法与我同行。那么接下来的考验呢?还能有多少族人能与我同行?我不得而知。我唯一知道的一点便是我要一直走下去,我要与赤水河的水交融在一起,我要在那个工厂里升华,完成我作为一粒糯高粱的使命。

在经历了紧张不安的一天后,疲惫的我倒头就睡着了。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见自己被货车拉到了记忆中的工厂,被滚烫的赤水河水包裹,然后被撒入谷壳垫底的甄子,经过高温蒸煮4小时,捞出摊凉,又有工人加入大曲堆集发酵,然后入池封窖发酵。先辈经历过的“九次蒸煮”、“八次发酵”、“七次取酒”、“盘勾勾兑”我都在梦中一一体验。整个过程艰难无比,不过我却感受到了我的体内有一股庞大的能量即将孕育而出。虽然这只是个梦,我却感觉很真实。

梦醒了。我睁开朦胧的双眼,紧接着就是扑鼻而来的香气,这香气优雅细腻、馥郁芬芳。我看着自己的身体,我已不再是那个粒小皮厚、坚实饱满的糯高粱了,我与赤水河的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。原来这不是梦,一切都已在我沉睡时完成。我已经完成了升华,以另一形态展现在世人面前。从今天起,我有一个新的名字——青花郎。